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一十四章 报仇雪恨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一十四章 报仇雪恨

时间:2018-07-10 时间也慢慢到了8月下旬,生意上的事情虽然有些小问题,但还是比较顺利,生命原液这一块的火爆比上半年是有增无减,而云凤这边也有了令人满意的变化,口岸效应逐渐显现出来,每个月的亏损额都在下降,原来準备拿一年来亏的,现在看来可能时间要大大缩短了。一些原来在市中心但口岸不太好的品牌女装也有转过来的意向,导致商舖的价格出现了上涨的趋势,连我给璐瑶买的那个小铺子都开始升值了,更别说「碧云天」这边的主口岸。   不过心里的火总消不了,玉凤这件事虽然过去快一个礼拜了,但梦中常出现她与男人纠缠的模样,她偷人的贱样子在我的脑海里重複上演着,狠狠凌虐着我脆弱的神经,想起这事儿,我就会霎时紧握起拳,额上青筋暴凸,微咪的眼散出噬血的目光,这口气,怎么也得出了才行。   虽然我饶了玉凤,更多是看在雯丽、潘莉的面子上,看在她是我的女同桌,看在她其实为了牺牲了许多,但招惹她的那个男人,我没有任何理由会放过他,我绝对绕不了他!   关门独自想了大半天,总有些理不着头绪的感觉,要收拾他很容易,但收拾到什么程度,达到什么目的,这些问题多少有些考住了我。不过,最后我还是终于理出了一个方案出来,拉着玉凤和华英商量了一下,基本定了下来。分工很明确,玉凤负责出面诱敌,华英负责抓人关押,我则是总调度,也负责干点拾遗补缺、捡漏什么的。   由于有绝对的自信,所以这次就没有去打搅瑛侠,这些下三滥的事情也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把範围限定在了一个尽可能小的层面上。   週六中午在江陵大学上完MBA的课程以后,我借口理发逛书市,在滨江路附近拉着玉凤就下了车。带着俏妮子一起找地方,赏着玉凤的长髮俏脸细高跟骚靴子吃了碗麵,悠哉游哉地逛了书店看了电影出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华英开着红色的赛欧来接我们,慢慢兜着圈子选地方,最后看中了滨江公园的停车场。   这个停车场很大,内部被分成好几块,彼此用竹林和篱笆隔开,有的地方显得有些冷僻,我看了以后觉得适宜下手。玉凤内心其实不太情愿当我们的帮兇,毕竟面对的是自己的情人,藕断丝连总有些割捨不开,但慑于我的淫威被迫入围。而华英则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很高兴有机会一显身手,很有些日子了我对她宠爱日淡,成天空守着卧龙山庄,用先进的电子网络监控着几乎永远不会来範的敌人,不是打网络游戏就是练习瑛侠教她的武功混时间,真有些难为了她,好不容易有了机会跟我出来历练一下,当然是欣喜若狂了。   赛欧车静静停在那里,没过半个小时,有个穿雪白衬衣和笔挺西裤,打着领带套着黑皮鞋的小白脸出现在车旁。老子正和华英两个躲在车后面的竹林里面,蚊子张狂地对我们下着毒手,正想扑打见小子过来了,狠心忍住钻心的痒,将举在半空中的手又活生生收了回去,心想便宜了这只死蚊子了。   「长得还人模狗样有点俊呢!」我对身边的华英低声说着,她微微点了点头,我们屏住呼吸看着前面。小子来到车边,先东张西望观察了一下,然后打开车后门很快钻了进去拉上了车门,随即听到「啪」的一下似乎是按下了车门中控。好小子,干事情滴水不漏啊!   我们等了有大约二十秒钟,心里有些隐隐作疼,知道这段时间里俏妮子肯定又得牺牲色相了,但这笔债最终会算在曹飞这小子的身上的。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和华英蹑手蹑脚走了过去,站到赛欧的车门旁,分别摆好了架势。   我轻轻一按裤袋里的遥控门锁,只见车子的示宽灯闪了两闪,华英一手拉开车后门,另一只手用浸满哥罗芳的手帕去笼曹飞的鼻子,但出乎意料的是,此时玉凤正被曹飞搂得紧紧地亲着嘴儿,华英这一下没罩住他的鼻子,只罩在他右侧的脸上。   曹飞这小子还是有点道道,发现异常后没有被吓呆,机敏地闪开了,回头和华英抓扯起来,最后居然跳出车门想要逃窜。候在一旁望风的我哪能让这小子得逞,一个地堂腿儿,小子顿时摔倒在地,我用膝盖压住他的身子,一手别着他的左手,一手掩住他的嘴,深怕惊动了别人。跌倒的华英爬了起来,用手帕罩住曹飞的鼻孔,没两下就把这小子给放翻了。看着小子挣扎半天慢慢没了动静,心想:「叫你睡老子的女人,动玉凤这个俏货的阴道,今天这个债你可还定了。」   将曹飞拉回卧龙山庄以后,我将昏迷的他扔进了地下室,这里早已布置成一个阴森恐怖的行刑室。看着躺在地上不失英俊潇洒的曹飞,我心里充满恶毒的怨恨,发誓要把这个招惹我女人的小子轰成碎片,要这个不知廉耻的姦夫受到最严酷的惩罚,也要让所有背叛我的人看到被打入阿鼻地狱般的悲惨下场!   但我最终对自己还是有些失望,想得很恶毒,但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糟蹋作贱女人还凑合,对付男的就缺了几分硬火下不了狠手,怎么看自己都只是个小混混。不过,好在曹飞也仅仅是个小白脸而已。   先让醒过来的曹飞反捆着手跪在反扣在地上的两个碗上,没怎么吃过苦头的他先还叫嚣着要报警但最后见我无动于衷,跪在碗背上的感觉又的确很难受,最后终于全盘交代了怎么勾引玉凤、两人如何勾搭成奸、两人干了几次、在什么地方採用什么方式等细节问题,被我录了口供按了手印。   曹飞知道自己这次落在我手上不死也得脱层皮,主动提出给点钱私了,当我开出十万的高价后,曹飞这小子满口答应但怎么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出来。老子先是安排华英一阵猛打,打得他遍体鳞伤,这才从卡上划出一万多。打完他后,我认为这小子肯定打了埋伏的,还应狠狠地惩罚一下给自己带绿帽子的这个「姦夫」。   于是提了半罐猪油过来,用不锈钢带把儿小勺舀着,在酒精灯上烤得滚烫化成透明液体,然后让华英剥了曹飞的裤子,按着他像女人一样雪白粉嫩的屁股往上淋。才烫了一下,这东西的确霸道,看看只是点透明液体,一下去就烫得曹飞的屁股皮开肉绽,惨不忍睹。突如其来的灾祸吓傻了这二十四五的小白脸,他在地上打滚,痛得大喊大叫。   「曹飞,你这被烫情况相当严重,以后即使医好后也难免留下伤疤,不过好在是屁股。」我口里不紧不慢地说着,假装心疼地摸着他那白嫩的屁股蛋子。曹飞吓得直哭着讨饶,我让华英给他上了点烫伤膏。   然后又烤了一勺子,将他牢牢捆在长板凳上,提着勺子在他的小白脸上晃悠:「兄弟,钱重要还是你这吃软饭的脸重要?自己选择自己的命运吧。」曹飞屡受折磨实在难受,被我这么一吓,屁滚尿流昏了过去,再没了往日的潇洒和豪爽。我用凉水泼去弄醒了他,用刀子下面割鸡巴上面压喉咙,小子脸都白了几乎吓成阳痿,有些虚脱了……。   最后从曹飞身上抠了三万多块回来,看着他失去了利用价值,对于怎么处理这个包袱才能不留后患,我考虑了半天还是有些不得法。最后,实在有些眼馋的华英嚼着我的耳朵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原来这个有几分英俊的小白脸不仅打动了玉凤,也让华英有些动心。我知道她的底细,她对SM中当女王似乎特别有兴趣,但我是绝对不吃这套的,所以以前只好拿亚丽、晓兰什么的欺负,这次跟着我欺负得这个粉嫩的小白脸屁滚尿流,她心中压抑已久的淫性也被触动,一发不可收拾,所以直接向我提了出来。   华英虽然对我忠心耿耿,但档次实在有些低,衣着打扮、姿色气质上都比我屁股后面那几只尤物差多了,让她来调教这个曹飞,不仅可以犒劳她,还可以彻底断了玉凤的念头,也让这小子不留后患。   也就几天时间,华英把曹飞单独关押了起来,怕他跑还给下了药,由于这药里有春药成分,我以前考虑过但从没想过给男人用,毕竟我不可能去干他的白屁股。   吃药上瘾后的曹飞遭受了平生头一次来自女性的性摧残,处于极度饥渴中的华英每天都要弄他好几次,最后弄得小子几乎成了阳痿,英俊的小白脸最后有些发黄。见了华英就低头跪着舔她的高跟鞋,灰头土脑再没有了往日的光彩,加上录音、照片和字据都被老子捏着,这小子后来被放了出去,但成了一只风筝而已,线永远都牵在华英的手里,再不能远走高飞了。   弄了曹飞,爽了华英,给她添了个男性奴,但我没觉得够爽。思前想后我发现,自己女人的阴道被动了,要解开这个结,自己就得找更漂亮的女人更紧的阴道来动,给曹飞也给玉凤看看,这才够爽,这才叫报仇雪恨、血债血还!   我白秋敢拿脑袋向毛主席保证,本人绝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不折不扣的、货真价实的下流坯子,自从有了几个破钱、腰包鼓起来以后,我便忘乎所以、飘飘然起来,而且特喜欢玩漂亮女人,只要一有点空闲时间,下面的小兄弟便不会安稳,总想着干这个弄那个的。这不,八月底的一个週六,赵志约我出去吃饭顺便散散心,正有些苦闷无聊的我几乎没任何迟疑便满口答应了。   我们先到南海渔村,餐厅里已是宾客满堂。这里完全是一派广东风俗,和江陵本地的习俗真是不同。坐上席就是一碗茶,乌龙茶、菊花茶、青茶等想要喝什么就有什么茶。   来的客人们也都一副消闲自在的样子,他们把吃饭当成一种文化来看待,好像吃的越慢,交谈越多,就越有品味。像那种匆匆过客式的,狼吞虎嚥,在这就显得缺少点什么,是不文雅的。这里人好像都没有事,吃一点就细细品味一番。   餐厅里雕樑画栋,没有大声的喧闹,有时令花草和小桥流水,甚至还有金鱼在游动。广东饮食的文化其实挺深厚的,这种文化好像溶进了血液里。   这里的好菜令我眼花缭乱,龙虾、鲍鱼、鱼翅、配上青菜点缀,煞是好看。便吃着菜,便喝着茶。大哥是不用说了,包括常卫东和郑元浩都有些想巴结我的样子,主动劝菜劝酒。今天这两员大将可派了用场,一会朋友一杯,一会弟兄一杯,杯杯喝的有理,句句劝的有名,杯杯下肚都是情意,情意变成了酒意,酒意变成了无意,似乎以前的隔阂也消解了许多。不过,那些高蛋白、高脂肪、高荷尔蒙的东东加上无数酒精不知不觉中就慢慢调动起男人征服的雄心和发洩的慾望起来。   坐在宝马车的后坐上,和大哥东一句西一句地聊着,前面开车的是常卫东,郑元浩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正是知道有这两人在旁边,加上心里多少猜到今晚去的地方可能有些暧昧,所以我身边一个女人都没带。   晚上九点钟,我们的车子来到了江陵市最有档次的「帝豪」夜总会门口,我们在门前下车,如果仅从外表上看,它跟清江对面高耸入云的江陵大酒店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往往最不起眼的东西却最有内涵。等着常卫东去停车的时候,大哥向我简单介绍了一下这里的情况:「帝豪」在江陵牌子最老,装修最豪华,设备最新颖,而且这里面的「鸡」也最漂亮,甚至中间还有些绝色美女是女演员出身,来自一些二三流的歌舞团、模特队,她们模样身段好,见过世面,放得开。赵志暧昧地低头在我耳旁说:「白秋老弟,最近又是龙腾又是云凤,弄得你太辛苦了,当哥的都觉得有些心疼了。等一会儿好好选选,搞搞漂亮女人放鬆一下,只是注意不要挑花眼哦!」   十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招摇着扭腰摆臀站在夜总会的门口,正是酷热难当的时候,她们身上穿的衣物少之又少,脸上的浓妆艳抹让人分不清她们是清纯的学生,还是那为数众多的自乡下来都市淘金的农家妹子。   街上匆匆走过的男人们从这里走过时常常放慢脚步,看突了双眼,咽干了口水,然后一步三回头地走进一家家录像厅,捏紧了口袋里的那几张乾巴巴的钞票,他们只能从大屏幕上去获得快感。   当然像我们这样有钱的富家,大都是不会选择这样的野鸡的,因为在门的里面,只要有钱,几乎没有你泡不到青春靓丽而且粉嫩乾净的美妞俏妹子。   我们迈步走进大堂,迎面是两位足有1。70米花枝招展、妩媚绝色的身着大红色高开衩紧身旗袍、肉色长丝袜和黑色细高跟船鞋的迎宾小姐,非常甜美地问候我们:「先生,欢迎光临帝豪夜总会!」连「门迎小姐」都是这样的货色,这里的实力可见一斑。我心中有些发痒,暗中期待着今晚的艳遇,咧着嘴晃在大哥他们三人的后面,在江陵,大哥手眼通天,有谁敢找我们的麻烦呢?   有时侯,我都有些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能跟赵志混的关係能这么好?有时也怀疑这是真好,还是假好?这两个问题十分难解。两个相差十几岁的男人就是混在了一起,同甘共苦穿一条裤子。赵志喝酒以后吐露了真言,他绝对不在夜总会里搞女人,这是他的观点。但是,他喜欢去夜总会,这也是他的习惯。   我当时就问过他,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带朋友或者情人去高档夜总会?大哥说,都是因为为了满足自己的变态心理。具体归纳出来有如下几点:一、有一种指点江山的感觉。几十上百个甚至好几百美女随你选啊,手指指到那就是那个陪你啊,不行就挥挥手换一批再来指点一下江山。   二、有一种奴隶主的想法,你想让她跳舞就跳舞,让她桌上跳就桌上跳,让她唱歌就唱歌啊,你狂饮着酒看着她温顺地跪在你腿边陪着你。   三、上一趟厕所时产生伟人的感觉,一路上几十个少爷对着你弯着腰叫着老爷你好老爷你慢走,就如毛主席在天安门上挥手对着人民说同志们好,然后下面群众叫首长好的感觉。   四、有一种皇帝的感觉,酒多了,上趟厕所走不稳,就有小姐扶着你上厕所啊,还帮你拉拉链啊,扶着你的家伙撒尿啊,还用热毛巾帮你擦擦啊。   五、有一种自由的感觉,想这样做就这样做啊,不用再想世间有什么不允许的事情啊。   六、有一种把法律踏在地上的感觉,你不是不让我干吗,现在我不是就在干吗,我怕你吗,不怕!   七、有一种我是高人一等的感觉,这么多人这么多美女全是你的私人用品啊,虽然是临时性的。   八、有一种自豪感,看着公主(服务人员)为你到酒,露出那不穿文胸的乳房,来让你养眼,呵呵,人生莫过于此啊。   九、有一种沧桑感,何时再到此地来啊,就算有钱,人的精力也吃不消啊,好东西总是不长久的啊。   最后大哥总结说,如果去夜总会是为了嫖妓做爱,那这个人已经是不入流的,去夜总会其实只是为了满足一种变态心理啊,大哥认为,这是寂寞人生的最高境界。   而寂寞的最低境界是去髮廊找小姐,两分钟谈好价格,甚至是定价不用谈直接就上。寂寞的中级境界则是到酒吧里或者厂区附近抠女,先是眉来眼去,再心照不宣,然后乾柴烈火、你情我愿、一拍即合。   这三种境界各有利弊。最低境界直接有效,可以保证发射成功,但有染病和被警察查房抓到的风险。中级境界颇为浪漫,回味起来悠远而绵长,甚至能成为在男人之间吹嘘的案例,遗憾的是一夜情成功率实在太低太低。最高境界则可以让男人体会到什么叫上流和奢华,唯一不足的就是需要足够的人民币与自信,或者有人心甘情愿为你签单。   「唉呀,什么风把赵大哥给吹来了?来来来,兄弟们请进,呵呵,让小姐们给大家放鬆一下,外面风大,当心受了凉哪!」穿着黑色西服的经理模样的人一见我们进来,急急忙忙迎了出来,先每人递上一支中华,然后慇勤地请我们进去。   一上二楼,我这号称见过不少世面的也都有些两眼发直、两腿发软了:一个大厅里,旁边一排十几个茶座,转角皮沙发上密密麻麻地坐了一两百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简直就是个人肉市场,当然这里是专卖美女肉的,不过姿色容貌都属上乘,毫不夸张的说,随便挑一个出来鸡巴都有感觉想直接给她干进去呢。   「赵哥好久没来了,怎么样还是老样子?」一走进了包厢,旗袍下一双玉腿长而且圆,极为诱人的妇人就跟了进来,一张俏脸春风蕩漾,一双媚眼儿在大哥与我身上飘飞不止,据大哥介绍,这就是夜总会的妈咪小玉姐。   这个小玉姐也可谓见多识广成了精儿,狐媚样儿已经让被酒精催了情的我有些食指大动的感觉,那对在我们身上飘飞不止的勾魂眼儿更是让我爱到了极点,要不是想到这样的女人千人骑过万人跨过实在有些不怎么乾净,真想直接点了她呢。   「小玉,今天我不是主角,这位白老弟风流倜傥、年轻有为,又是见过世面的,你今晚可要找些绝色的来把他招待好才行啊!」大哥大咧咧地在转圈真皮沙发的正中坐定,笑嘻嘻地说,我当然还是假意推辞了两句:「哪里,小玉姐还是要照顾好大哥,小弟今天只是跟着来学习学习的。」见我们这样,妇人躬了躬身,说了声:「我这就给你们準备去」,便离开了包厢。   不到五分钟,只听外面传来一阵清脆而密集的高跟鞋鞋跟蹬地的声音,衣裙摩擦的声音,还有就是女人们窃窃私语的嗡嗡声,光听声音就让我的心充满期待砰砰直跳啊!   门一开,小玉姐先进来,跟着拥进来一群漂亮女人,环肥燕瘦、莺莺燕燕前后站了两排,足足有二十来个小姐,整体素质相当不俗啊,看得我真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   脸蛋身材都不用多说了,光是这服饰都各有各的讲究。有的身着高贵大方、温柔斯文的晚礼服,有的则衣着暴露性感、颜色鲜艳,还有的加上亮片、珠片、假钻为点缀,闪闪亮亮的更为夺目。以前的衣服仅仅露出两个胳膊,但现在面前的这众多美女们有露肩、露背、露大腿、露肚皮甚至内衣外穿露酥胸的了。有戴耳环、手套的,还有的加上髮饰让头髮看起来也不会那么单调,有的在颈上加条丝巾,平添出几分飘逸的美感。   她们脚上更是色彩缤纷、性感撩情。丝袜不用多说了,光这充满女人韵味的高跟鞋就有中空、后空的,有前包头繫带的有绑带的,有高跟拖鞋,还有高跟长靴子,高跟中统靴子什么,颜色有深黑色、珍珠白色、酒红色、浅咖啡色、紫色、褐色、银白色什么的,我几乎一下就迷失在性感高跟鞋的美肉林中了。   脑袋正有些晕乎乎的时候,赵志在我耳朵边嘀咕了两句:「决定由你来做,不过当哥的劝劝你,在帝豪要选最好就这头波儿里选,第一批经常是最好的,而且一放走今晚这些尤物就属于别人,你再没机会亲近了。」   听他这么说,再加上小玉姐那盛情的推荐和充满期待的目光催促下,我向站在第一排的小姐中间最靓的那个,身材娇小动人,胸前一对奶子鼓鼓地耸着,生就一张狐媚脸蛋儿,杏仁大眼勾魂,美脚上穿双酒红色绒面尖包头中空带袢细高跟鞋的小狐狸精勾了勾手指。   正在这个时候……。   「小玉姐,对不起来晚了。」一个莺莺呖呖的柔美女声在耳边响起,正在赏花选美的我赶紧抬起眼来,回头的一霎,已经满脸笑容,嘴里下意识地说:「没什么没什么,来了就好。」   才推门进来的这个女人长得相当不错,首先脸蛋儿好看,天生一张很东方的饱满的额头,加上尖尖的小下巴,正是最动人的瓜子脸儿,配上双清清澈澈、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兼具了大家闺秀和梦中情人两种气质。年龄约摸二十二三岁左右,秀髮烫成波浪垂在肩上,皮肤极好,白皙粉嫩,一身简洁雅致纯白的吊带紧身露肩丝缎长裙,显出优雅的身姿,长裙掩映下只露出双像牙白细长高跟鞋的尖尖头儿。这绝对是个漂亮女人,恰到好处地将少女般的清秀洒脱和少妇般的美艳风韵彙集一身,身上更流露出一种高雅矜持的气质,令男人迷恋而又不敢过于亲近。她身上最吸引我的就是那股冷艳淡然,似乎是一枝灵气逼人的空谷幽兰,又是朵高山雪莲花,颇有点「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味道。   那名本来被我「点杀」的小狐狸精刚轻移莲步走出列,见我傻乎乎看着新来的这个白色吊带长裙高雅妩媚的美女,悻悻地鼻孔里哼了一声又扭屁股走回美女阵中,回过身来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又狠狠瞪了我一眼。但此时的我哪里还会注意到她身上去呢。   「这是小虹,不是红色的红,而是彩虹的虹,名如其人,绚烂夺目。才来不久的,漂亮清纯又有气质。」小玉姐挺会察言观色的,见我一下被迷住了,便顺水推舟大力推荐起新来的这位美女了。不夸张地讲,这位小虹的确是属于那种难得一见的美女,标準的瓜子脸、杏仁型的大眼睛、挺秀的鼻子、花瓣一样的双唇、玲珑有致的身材,真是水晶般的美人儿,再穿上这条雪白的吊带露肩紧身长裙配像牙色细高跟鞋,往我面前一站,高雅气质全出来了。   仔细一看,不仅形像美丽高贵,曼妙修长的身材其实也不错,个子高了点但不骨感,露肩紧身上衣罩着一对咪咪颠颠的,下半身一袭长裙掩映勾画出长腿、翘臀、细腰的迷人曲线。其实女人脱光都长得一样,但隔着高雅的吊带露肩雪白丝缎长裙想像就别有一番滋味了。   「好,就是她了!」我对妈咪笑了笑,赵志图省事乾脆要了那个被我点过的小狐狸精,而常卫东他们两个是没资格选的,美女肉阵一下散了,女人们如退潮般一下走光,连小玉姐都离开了,只剩下长裙美女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地默默站在那里。   她是整个房间里面最不像「鸡」的女人,但她又的的确确是一只「鸡」,我想像着自己剥光她这条高雅的雪白丝缎长裙,好好在她的玉体上探秘的情景,实在有些得意张狂起来。选她绝对是选对了,她今晚穿什么颜色的内裤,长裙下的高跟鞋细跟儿是什么颜色的,这名清纯淑女般的「鸡」,她的所有秘密甚至包括水深水浅,今晚都可以在我的怀中彻底揭晓了呢……!
上一篇:昨日邻妻 下一篇: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五卷:第二章 人形蜘蛛